用好无息贷款和扶贫政策,四川昭觉县日哈乡觉呷村

好日子加了“双保险”(新春走基层·脱贫攻坚一线见闻)

“双保险”护航,觉呷村2018年实现整村脱贫,人均纯收入从2014年的2000元左右增加到2018年的6500多元。

虽说现在懂了点畜牧技术,但上次也真是亏怕了,再亏就又返贫了。石一古尔在火塘边坐了半宿,犹豫不决。涪城区派驻觉呷村的第一书记王驰这时主动上门,送来新政策,彻底打消了石一古尔的顾虑:凉山州和人保财险合作推出畜牧保险,保费由地方财政补贴80%。以肉牛为例,农户自己仅需为每头牛缴纳40多元保费,便能获得6000元赔付。

要能多养几只牛羊该多好!摘了帽的石一古尔心思活起来,可哪来资金呢?正发愁,好政策又上门了:绵阳市涪城区对口帮扶昭觉县,在觉呷村设立了产业扶持资金,给村民无息借款发展生产。按规定,最多可申请8000元的3年免息贷款。

“怕啥!我啥时候欠过糊涂账?”这位快50岁的彝族汉子,言语间底气十足,“卖掉一半牛羊,这账就还上了!”说话间,他抱着两捆秸秆钻进羊圈,靠墙垒好,几只小羊羔马上摇着尾巴蹭过来取暖。

“过完这一冬,把牛圈再垒大一圈,再买两头母牛回来。”傍晚,高原上寒气袭来,石一古尔一边靠着火塘取暖,一边高兴地搓着手,“借的8000元产业扶持资金,2020年底就到期了,到时我骑上马就去村委会把钱还了。”

石一古尔确实不是第一次借债。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日哈乡,觉呷村是唯一的贫困村,海拔近3000米,土地贫瘠,村民们就靠种土豆和荞麦饱肚。石一古尔曾挨家挨户借了5000元,买来牛犊和羊羔搞养殖。谁料不到半年,牛羊就病死大半。2014年,他家全年收入不到2000元,成了村里的贫困户。

建档立卡那一天,石一古尔坐在自家火塘旁,生了一天闷气——他气自己,有手有脚,咋就成了贫困户?不甘心的他没半个月又看到了新希望:村里把用帮扶资金购买的羊羔分给了他3只,一起送来的,还有养殖防疫手册和防疫药物。石一古尔这回可上心了,在驻村技术员指导下,3只羊再没遭遇疫病。2016年,他卖掉了羊,也摘掉了贫困帽。

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是教育扶贫的重要抓手。据了解,甘肃省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以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为重点,以“精准资助”为目标,应贷尽贷。自2018年开始,全省各级学生资助管理部门下沉助学贷款办理点,通过各种方式宣传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政策,提前制定受理预案,设立热线咨询电话,为每一位咨询、办理助学贷款业务的学生和家长提供周到服务。

刚脱贫没几年,石一古尔咋又借了一身债?

伦敦目前有大约8000辆标志性的红色巴士,但只有200辆是电动的。

政策主任史蒂芬·爱德华兹(Stephen Edwards)评论说:“改善伦敦当地的空气质量是当务之急,它将改善所有人的生活,尤其是步行者。但是,随着我们的公交车变得更清洁,更安静,更重要的是不损害行人安全。”和生活街的交流。“TfL为电动公共汽车加入的噪声是可喜的一步,此举可确保为所有人,特别是有视力障碍的老年人和行人提供更安全的道路环境。”

石一古尔这下没顾虑了,甩开膀子干起来。脱贫后的两年间,先从产业扶持资金申请了8000元无息借款,又从外省援助凉山的帮扶资金中申请到6000元无息借款,再通过县里的小额政策信贷,借到3万元无息产业贷款。有了这几笔钱,石一古尔购置了一批牛羊,养殖至今。除售卖获利2万多元外,家中还有近60只羊和4头肉牛:“现在家里光牲畜就值10多万!无息贷款和扶贫政策,简直就是致富的‘双保险’。”

2019年,除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资助外,甘肃省共计下达各类学生资助资金54.13亿元,资助学生271.2万人。

“那时10多里的通村公路就修好了,还用骑马?你开春就去驾校报名学车吧!”王驰的话,一下子把大伙儿逗乐了。烧得旺旺的火塘,映红了每个人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