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明星利用明星效应赚钱的方式多种多样,除了拍戏唱歌、参加综艺、广告代言、发布会站台、创立服饰品牌、搞餐饮等,今年,直播带货成了他们纷纷涌入的新选择。

直播带货的神奇作用,不仅体现在让失败的明星创业者借此“翻红”、早就淡出公众视野的明星刷一波曝光;问题明星试图靠直播带货复出;即使是无戏拍的明星,也能在这里赚到钱……

特鲁多6月29日对媒体回应说,美国需要加拿大的铝。若美方加征关税,只会增加其制造业的投入以及消费者的成本,并损害美国自身经济。由于两国间经济的关联性,惩罚性征税之举在伤害加拿大人的同时也将同样伤害美国人。

近期,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也做了一场直播带货。在直播中,兴致勃勃的吴晓波脱口而出:“在2020年,不看直播,不做直播,那就是白过了”。

美国、加拿大与墨西哥三国于1994年签订北美自贸协定。但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要求三国重新谈判。经多轮谈判,作为对北美自贸协定的更新,美墨加协定在2019年年底前获三国政府签署,之后获各自立法机构批准。加拿大国会众参两院在今年3月13日因疫情而暂时停摆之前,投票通过了协定文本。

在上个月的618期间,抖音、快手、淘宝,以及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等平台围绕明星主播资源进行了一次暗自较量。光天猫公布的首批明星直播带货名单中,就有300多位明星,掀起史上最大规模的明星开播潮。

潮水退去:数据持续走低 翻车成常态

当然,直播带货产业还会持续,更加规范的行业规则也会逐渐建立,但最终,当直播带货生态逐渐暴露出问题,用户的注意力和信任度会更加向头部职业主播集中。

优质的明星资源,代表着流量、关注度。但是放到直播带货场中,又能为平台带来什么呢?更值得思考的是,不同于淘宝,在抖音、快手等内容平台上,泛滥的直播带货是否也在影响内容生态的发展?

据测算,平均每个创新创业主体能带动6个农民就业。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有近3000万农民工留乡或二次返乡,农民就业增收形势严峻。对此,我国深化农村创新创业,形成以创新促创业、以创业带就业的良性循环,吸纳留乡农民工就业增收。

整体看,数据并不算差,但是从具体的成交情况来看,一家乳业公司在吴晓波的直播间只售出了15罐三段奶粉。“业绩惨淡,辜负信托”,吴晓波表示,当然更要复盘反思,否则学费就白交了。

行业竞争,不止是主播之间、品牌之间的竞争,平台的竞争在今年也越来越烈。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潜行者2专区

平台之争:围绕明星资源的暗自较量

他说,数以百万计的就业职位依赖于加拿大与合作伙伴的牢固和稳定关系。新协议将确保加拿大的工商业主、创业者和消费者进入北美市场,为制造商、投资者和工作人士消除不确定性。但他也提到目前新冠疫情尚未结束的大背景。

不同于入场捞一把的明星们,薇娅、李佳琦等头部职业主播的成绩相对稳定,这与他们多年探索、打造的供应链、用户基础、品牌资源等密不可分,非一朝一夕可以积累。

前100名中,亚洲品牌占四分之一,其中17家是中国品牌,包括科技巨头阿里巴巴与腾讯。

近期,与抖音签了独家协议的老罗,其团队成员还跃跃欲试在淘宝开启直播带货,或许也是试图开辟新的流量场。

·所有在Zone的怪物和派系都会不断交互。游戏中将引入“A-Life 2.0”系统,可以控制游戏世界的状态、角色、突变体的行为,让Zone不断变化、栩栩如生

对明星和主播来说,在一定的流量积累之后,都需要对方的流量来打破圈层,引发话题度,吸引更多的粉丝关注。

根据新浪科技统计的来自快手、抖音、淘宝平台的39名主播数据来看,在快手直播带货的明星最少,而在淘宝和抖音直播带货的明星主播各占一半,但在成绩上,淘宝的明星主播们数据更显得层次不齐。

近日,哭诉请明星带货结果被坑的案例越来越多。有商家和小沈阳合作一场直播,其中一款白酒当晚下单20多单,第二天退货16单;一位商家在叶一茜直播间投放一款客单价200多的茶具,当时在线观看人数近90万,但卖出去的总金额不到2000元。对于翻车一事,叶一茜还在微博进行了回应,称已退还全额合作费用。

但近日有媒体披露称,特朗普政府将考虑再度对加拿大铝产品加征关税。加拿大铝业行业人士已表示高度担忧。

不过,火爆上半年的直播带货近日却渐显疲态,罗永浩销售额相比首场跌了80%多;明星直播带货下单20多单、退货高达16单;一款客单价200多的茶具,却卖出不到2000元……商家付出高昂的坑位费,最后却做了赔本的买卖。

规则早已不同,规则被不断打破也不断被重新制定,这个过程是必然的。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他在后来的文章中反思,翻车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自己的表现,“太过自信,涌进直播间的人更多是为买东西,而不是来听课。我把大家喊成‘同学’,其实,他们是‘宝宝’”;二是选品逻辑,不听专业人士建议要多上百元以下的流量款,坚持自己的选品逻辑,部分商品首次直播或全网首发,有六款商品的直播价超过2000元。

但有句话说的好,“命运所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最初明星进入直播带货场,是以进入头部职业主播直播间的合作模式。从2019年年底开始,胡歌、刘涛、高晓松、何炅、周震南,甚至马云等明星、企业家开始频繁走入李佳琦、薇娅的淘宝直播间,但整体相对克制,更像是偶尔赶个“通告”。

吴晓波总结认为,直播不是一次孤立的卖货行动,它应该是企业互联网营销中的一环;直播不应该只有“全网最低价”,不应该只有一种或两种呈现模式,需要更多场景化的呈现,需要在品销合一的前提下,进行模式创新。

这一现象在2020年达到了高峰。今年4月,杨幂走入李佳琪的直播间,短短两小时的聊天卖货,带来的热度堪比一场综艺秀,“杨幂李佳琦直播”“杨幂情商”“李佳琦道歉”等多个话题引起舆论热潮。

“直播将打破社交流量与电商流量、私域流量与公域流量之间的壁垒。在这一意义上,无论是平台、企业、MCN机构还是像我这样的笨拙的试水者,都需要对之进行更多的思考和实验。”吴晓波在文章中写到。

前段时间,老罗透露自己准备在一个比较大的平台上做一档综艺节目,是一档脱口秀节目,当下正在组建团队,且“做这一档节目不是为了赚钱。”随后,7月22日晚上,罗永浩亮相《脱口秀大会》,与李诞与张雨绮同台表演。

是的,在直播带货中,吴晓波翻车了。根据第三方数据平台统计,那场直播中,观看人次830万、最高同时在线4万,客单价695元,交易金额2200多万元(定金换算成商品售价后,“引导交易额”为5000多万元)。

数十万的坑位费,加上销售提成,效果却大跌眼镜,这对于商家来说,如此低的投资回报率,无异于亏本买卖。对商家来说,其中的价值还需要重估。

更何况,在经历了618的顶峰之后,明星直播带货也开始走下坡路。不仅数据走低、数据造假、质量问题等各种翻车事件频发,新的问题产生了:明星效应,真的能卖货吗?

据新浪科技不完全统计,至少有45+数量的明星在快手、抖音、淘宝开启了直播带货,包括汪峰、张雨琦、华少、汪涵、Anglebaby等知名度较高的艺人,此外,周杰伦也将于26日在快手开启直播带货首秀。

后明星们开始与平台、品牌方合作,在直播间里自立“门户”。实际上,在今年之前,已经有明星在快手、淘宝上卖货“经商”,王祖蓝、李湘、柳岩都是早期的试水者。

这份榜单里,TikTok在首次新晋品牌中排名最靠前,品牌价值上升至169亿美元。Sensor Tower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4月,TikTok的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20亿次,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的业务已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凯度集团中国区CEO王幸表示:“字节跳动先在中国推出一系列爆款产品,很快又打入国际市场。TikTok的成就彰显出这一品牌的力量。”

在抖音首战之后,罗永浩的直播间再也没能超越当日的巅峰,如今更像是在谋划新的出路,延展业务。不过,罗永浩的名人效应还能依赖多久,值得思量。

今年4月,罗永浩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并卖出1.1亿元,收获4800万观看人数,创造了一个小高潮。此后,更多的大牌明星、企业家下场直播带货,直播带货场上一时间热闹非凡。

当明星们简单粗暴蜂拥入场直播带货,明星效应变得廉价、行业信任不断被消耗。当直播退潮之后,谁在裸泳?

韩长赋介绍说,最近几年,我国每年培养100万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的高素质农民,很多成为创客。今后还要继续加大支持龙头企业、大专院校、农广校等建设创新创业实训基地的力度,组建农村创业导师队伍,全面加强农村“双创”培训实习,培养造就一批“土专家”“田创客”等新农民,以带动更多农民工就地就近就业。

与此同时,疫情影响、政策扶持、平台鼓励等原因,在一定程度上加热了直播带货的发酵,尤其明星直播带货迎来野蛮生长,大大小小的明星都进入了直播间卖货。

有了直播带货这个“捷径”,一些在竞争激烈的娱乐圈声量逐渐淡去的明星,开辟了“副业”,甚至将主要精力放在这里。但一些处在一二线的明星,在增加新收入渠道、维持曝光度的同时,也在消耗自己的影响力和信任度,逐渐“掉价“。

但是直播结束、看到数据后,他说的却是:“我可是那个开过直播、翻过车的吴晓波”。

而在WeMedia发布的《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6月榜单中,薇娅、辛巴、李佳琦依然是前三,但罗永浩却排在了47名。

新浪科技统计了罗永浩14场直播的数据。如果拿罗永浩最近一场直播中(第三方数据平台统计)1945.6万元的销售额、325.4万观看总人数,与其首秀场中1.1亿元的销售额、4800万元观看总人数对比,分别跌了82.3%、93.2%。

科技巨头们再次领跑整个榜单。电商巨头亚马逊成功卫冕,品牌价值与2019年相比上升32%,增长至4150亿美元。苹果保持亚军地位,微软重新回到第三名,紧随其后的则是谷歌与支付服务商Visa。

作为科技互联网圈的知名人物、初生代网红,罗永浩以非专业人士进入直播行业,主要靠的也是明星/红人效应。

按照新协议,汽车制造商须提高车辆的北美化水平,劳动力成本也需提高。有媒体分析认为,汽车价格可能上涨。另外,加拿大需要进一步开放其一向对供应渠道实施高度保护的乳制品和蛋禽等市场,一些省份也必须解除对进口葡萄酒的限制。同时,跨境电商关税起征标准也被提高,令加拿大零售业面临压力。

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100强评选始于2006年,目前覆盖51个市场中超过1.75万个品牌。排名综合考虑了彭博提供的市场分析数据,以及全球380多万消费者的观点。

但野蛮生长的直播带货经济,也一定程度上在破坏由李佳琦、薇娅这些专业主播所打造起来的直播电商体系。

明星入场:从克制到疯狂

老罗的直播首秀,成绩斐然,让整个行业都很沸腾。但是从4月1日至今三个多月共14场直播,罗永浩直播间的数据,却在持续走低。

为增加农民增收渠道,我国大力推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向农村拓展,先后聚焦“互联网+”现代农业、新农民新技术等主题,为乡村创客们搭建平台,支持建成1096个“双创”示范园,目前80%以上创新创业项目涉及一二三产业融合,带动休闲农业、农事体验、电商直播等蓬勃兴起,为解决农民工就业奠定了坚实基础。

作为经济和人员往来甚密的邻国,加美之间边境口岸的“有限封关”措施暂定将实施至7月21日,出于旅游和休闲目的的“非必要旅行”目前仍被禁止。特鲁多屡次表示,在开放边境问题上,加方将谨慎从事。(完)

越是繁荣热闹的景象背后,越是需要警惕泡沫的破裂。如今,低价不再是竞争力、用户购买力疲软、明星效应逐渐被冲淡。

·同时它也是开发商目前为止打造的最具有沉浸感的世界,应用了他们最先进的技术,本作也是GSC目前为止最大的游戏

明星效应下,明星赚钱的方式有千万种。相比较搞餐饮、服装等实体产业,具有投资创业风险,直播带货就简单多了,坐在手机面前吆喝两个小时,就可以日进斗金,来钱快、投入小、风险低。

或许,明星直播带货也将告别过去几个月的高光时刻,回归理性。

在老罗入场之初,大家都在讨论,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李佳琦,但根据新浪科技统计的红人主播带货数据,罗永浩不论是场均销售额,还是人气,距离李佳琦、薇娅的水平还相去甚远。

·游戏中有分支剧情和多个结局,玩家的决定不仅会造成短期影响,还会影响整个世界

明星直播带货的泡沫,正在被戳破。

加拿大副总理弗里兰6月30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协定将帮助北美从新冠疫情中有力复苏。加政府致力与协定各方合作,以确保这一协定成为三方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