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大约两年前,我们意识到,虽然我们在线销售中占有50%的份额,但我们的线下存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在那时,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线下扩张。”小米全球副总裁兼印度市场负责人马努-杰恩(Manu Jain)说。

国际社会许多国家要求取回存在放在美英的黄金行动,实际上一直没有中断。其原因显而易见,美联储利率的增长,欧元和其他货币面临的压力,地缘政治风险的增加,以及华盛顿对整个世界的贸易战。令世界大多数国家对海外黄金储备的安全担忧。

这是继2016年8月的28.1万亿日元之后,安倍政府再度推出超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显然,其主要目的仍是应对经济下行风险,保持日本经济中长期的稳定增长。

该公司还推出了一款智能灯泡——Mi LED智能灯泡。这款产品将通过小米网站上的众筹项目提供。(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去年,小米曾表示,到2019年底,它将在印度农村地区开设5000家Mi Store,预计此举将创造逾1.5万个就业机会。

(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

这款手机将于4月30日上市,配备6.26英寸显示屏、12MP+2MP后置摄像头和32MP前置摄像头以及4000mAh电池。

小米于2014年作为一个在线品牌开始了其印度之旅。在与竞争对手三星正面竞争之际,小米还将在印度推出新的零售模式“小米工作室”(Mi Studio)。

然而目前看来,这一经济目标显然已是不切实际的空想。实际上,2018年日本GDP总额约为550万亿日元。内阁府11月数据显示,即便有消费税上调前的突击消费助力,今年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比上一季度仅增长0.1%,为一年来最差表现。

三星在线下市场占有很大的份额。鉴于小米在线下扩张方面的咄咄逼人的态势,它有望继续保持其在印度的领先地位。

时下,随着地缘政治风险的加剧和贸易战不确定性,以及美国“制裁”手段的持续升级,全球经济正在寻求减少对美元的依赖。黄金自然也就成为了免遭危机和金融动荡的可靠手段。特别美英国际信用指数的下滑,很难保证,已常态化诉诸金融压力的华盛顿,不会冻结哪一个他不喜欢国家的资产。因此,委内瑞拉黄金储备遭英国冻结,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种骨牌式思维效应,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黄金只有放在自家的金库最安全。(博源)

毋庸置疑,当今世界,黄金是唯一没有货币固有风险的金融资产,各国央行积累越来越多的黄金愿望不言而喻。国际社会地缘政治因素和矛盾的升级,贸易战所引发的争端愈演愈烈。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未来美元的不明朗化,以及全球经济出现的各种衰退迹象,促使黄金再次成为货币市场唯一可信赖的硬通货。

第三,投资新的经济增长点,为日本经济的中长期发展奠定重要基础,同时向广大中小企业“输血”,维持日本传统的就业体系和生产体系。尽管日本制造业在全球具有较强的技术竞争力和综合实力,但随着大数据、物联网(IoTs)、5G等新兴技术的不断涌现,日本制造业的传统竞争力优势日渐式微。在此背景下,日本需要持续扩大经济投入,增加研发的竞争优势,以紧跟尖端技术的发展前沿,维持其在制造业领域的竞争优势。

5日,日本安倍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正式通过一项总额高达2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约为2018年日本GDP总额的5%。

他补充说,到2019年底,小米将努力打造200家Mi Studio。

短短6年的时间,查韦斯预言得到了应验。2018年10月至11月,英国央行拒绝向委内瑞拉交出12亿美元的黄金。而这项决定的幕后操手却是华盛顿。

杰恩说:“Mi Studio的目标是在50个顶级城市提供优质的品牌体验。这种模式是Mi Home的优化版本,具有相同的设计,并展示了现代极简主义室内设计风格。”

鉴于此,安倍政府希望通过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为自己提高消费税率的经济政策“买保险”,防止日本经济在中短期内出现“塌陷式”衰退。

黄金的”回家”浪潮始于2012年,当时委内瑞拉宣布要求将价值90亿美元的全部160吨黄金从美国运回国内。当时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曾说,委内瑞拉存放在美国的黄金需要紧急运回国内,否则存放在美国的黄金,很可能会成为华盛顿向委国施压的工具和砝码。

他补充说,这1000家Mi Store在印度已经为2000多人创造了就业机会。

2018年4月,土耳其完成了把黄金储备从美国撤离的任务。与此同时,去年土耳其央行还购买了187吨黄金。截至去年12月底,安卡拉黄金储存量为591吨,27.8吨从美国运回的黄金,并放置在本国金库。

2014年,荷兰央行从纽约运回阿姆斯特丹120吨黄金,该国在美国仍存放着30%的荷兰黄金储备,此前荷兰在美存放的黄金数量为该国黄金储备的50%。分析人士相信,荷兰还会继续从美国运回黄金,以减少对特朗普不可预知行动的依赖。

在谈到Mi Store时,杰恩说公司已经建立了1000个这样的门店。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中国科技巨头小米周三表示,它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在印度开设1万家零售店,而且50%的业务将来自线下渠道。

首先是为应对消费税率提高后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今年10月1日起,日本消费税率由原先的8%提高至10%。尽管这一举措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扩大日本政府未来的税收收入,缓解财政收支失衡的压力,但消费税率的增长也可能引发民众消费欲望的下降及企业生产和再投资意愿的衰减,进而导致宏观经济出现大幅滑坡。

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在2019年年底前,透过这四个线下渠道开设超过一万家零售店。预计到今年年底,我们将有大约50%的智能手机销售来自线下市场。”

该公司还在印度推出了红米Y3,定价为9999卢比以上。

第四,实现“安倍经济学”的战略目标,践行安倍自己的政治诺言。2012年末第二届安倍政府启动之后,就在积极谋划振兴经济的政策方略,并抛出由所谓“三支箭”(超规模量化的金融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政策)所组成的“安倍经济学”。此后,安倍政府再度提出“安倍经济学”的“新三支箭”,即“安倍经济学”2.0版本,其中包括实现2020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规模增长至600万亿日元的目标。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报道,本轮经济刺激计划将设立一个总额约3200亿日元的新基金,重点投资“后5G时代”的技术开发,并对健康医疗及农业领域的技术革新提供支持。其中,不仅仅是大企业,广大的中小企业亦成为日本科技研发的重要载体。而且,中小企业也是解决日本国内就业,维持国内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

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资料,美国诺克斯堡(Fort Knox)和其它存储设施储藏的黄金总量约为2.61亿盎司黄金,该数字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审计结果。自此以后,国际社会所有启动关于黄金审计的尝试,均遭到了美国国会阻止。

2012年,柏林开始启动分批运回二战以来一直放在美国的黄金储备。德国联邦银行向位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德国央行金库要回了300吨黄金。

小米还发布了它的红米7,售价从7999卢比起。

其次,加速灾区的重建与恢复。今年第19号台风“海贝思”直击日本本岛,对新干线、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造成严重破坏,也对未来日本经济能否维持低速增长造成重大威胁。

有人猜测,美国人不过是使用别人黄金在为自己谋取利益,甚至把别人黄金租赁给银行,而银行通过市场操控来控制黄金价格。长此以往,此举自然会产生一个问题,有人想取走自己的黄金。殊不知华盛顿是否准备好随时放弃不属于自己的黄金。为了避免“委内瑞拉式”风险,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把黄金运回家。

总体来看,安倍政府此次紧急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主要存有三方面的考量:

“大约两年前,我们意识到,虽然我们在线销售中占有50%的份额,但我们的线下存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在那时,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线下扩张。”小米全球副总裁兼印度市场负责人马努-杰恩(Manu Jain)说。

分析人士估计,消费税上调后,日本经济第四季度出现收缩基本“板上钉钉”。

十几年前,全球大约有60多个国家把黄金存在美国或英国,原因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抵御区域军事风险,以防不测,同时便利于资产交易。毕竟纽约商品交易所和伦敦黄金交易市场,是国际货币交易的最大市场。把黄金存放在交易所附近,不仅可以节省运费,而且可以免除昂贵的运输保险及其它风险。

前两个Mi Studio分别建在班加鲁和孟买,平均面积为400-600平方英尺。

不仅如此,2011年“3·11”地震的“余威”并未完全褪去:部分地区仍处于核辐射的直接威胁;东北部地区的灾后重建进程缓慢;部分基础设施及生产设备的修缮和重置等仍未见显著成效;许多灾民仍不愿回归家园,如游民一般生活在外。对此,安倍政府始终将“灾后重建、振兴灾区”作为其经济政策的主要聚焦之一。因此,安倍政府推出的若干次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中,用于灾区重建的相关预算总要占据相当的比重。

虽然杰恩拒绝透露小米在线下扩张方面进行的投资,但他表示,小米致力于发展印度市场,正在向印度制造业、产品开发和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注入资金。

少数几家Mi Home由小米拥有、特许经销商负责经营,其余的Mi Home则由特许经销商拥有和经营。Mi Studio将采用后面一种模式。

因此,如何拯救大批濒临破产的中小企业,维持日本稳定的就业体系和生产体系等,是安倍政府亟须面对并解决的一大课题。这也成为安倍政府推出此次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的动机之一。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在印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占比达到28.9%,领先于竞争对手三星。三星在同一季度的总出货量为3630万部,占比为18.7%。

另据日本媒体统计显示,自2012年第二届安倍政府启动以来,这已是第5次制定经济刺激计划。超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在中短期内一定会对日本经济产生影响。当然,其中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需要客观地分析与评估。

最新方案覆盖时间为2019财政年度最后3个月和2020财政全年,又称“15个月预算”。日本2019财年截至明年3月底结束。安倍政府预计,本次经济刺激对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推升效应为1.4%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