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太原8月23日电 题:从“卖石头”到“卖风景”

新华社记者赵东辉、李紫薇

看着回村有奔头,迁走的村民争着回来开店。吕增军给村民更多优惠,优先选店址,分成比例更小,可要求一点儿没降,特色和品味缺一不可。为此,很多村民正在外面学技术。

现在走进小西沟,文旅小镇各式建筑错落有致,端坐在植被丰茂的山洼里,潺潺流水在每家每户门前的景观水道中循环,随处可见的花坛装点着北方民居的黄墙黑瓦,好一个“北国水乡”。

游客在山西省晋中市小西沟村游玩(8月12日手机拍摄)。 新华社发(李紫薇 摄)

游客在小西沟内拍照留念(8月17日手机拍摄)。 新华社发(李紫薇 摄)

四年前,山西东山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吕增军看上了小西沟紧邻太原的区位优势,计划在废弃的采石场上建一个文旅小镇。但他面对满目疮痍的石头山犯了难,“周围环境这么丑,小镇再好也没人来呀。”他说,“必须从修复生态开始干起!”

尝到甜头的陈永生把外村的小舅子、丈母娘都拉到小西沟开店。村民们开他的玩笑,“以前,小西沟的后生老想着给外村人倒插门,现在反而把丈母娘一大家都引回来了。”

“小西沟的生态环境和文化艺术氛围都很好,这个价格不亏。”住客王先生说。

值得一提的是,传统戏曲中的五个知名丑儿角《时迁偷鸡》中的时迁、《三盗九龙杯》中的杨香武、《打瓜园》中的陶洪、《打渔杀家》中的教师爷以及《东施效颦》中的东施,会在演出中以串场的形式出现。松天硕称,“丑儿从古至今都担负着和观众交流的功能,剧中他们既要互动,拿着节目单报幕,还要展示各自的绝活儿,比如时迁吃火,同时与‘四美’形成美丑相映的独特审美。”而来自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国家大剧院、北昆、国戏等院团的精英主创,也参与到了全剧的创作中,与风雷京剧团的班底联袂呈现。

8月,该剧将视疫情防控形势,推出一次长达数小时的排练直播,将戏曲创排的幕后全景展示给观众。而正式演出时,线上直播也将作为新的传播手段介入。

荒村小西沟靠着“卖风景”又活过来了。

于是,吕增军带着团队在小西沟打了一口600米深的机井,解决缺水难题。工人还用电钻在摇摇欲坠的砂岩山体上打眼,栽下装有苗木的秸秆育苗钵,硬是栽活了5万株树木,织起一片绿色。

为了生存,小西沟村2003年2月整村移民搬迁。新村没有产业,陈永生四处打临工。每次回来,看到从小长大的地方变成了荒村,他心里就“苦苦的”。

生态修复为小西沟带来了转机。2003年,榆次区政府严打私挖乱采,关停了小西沟的采石场。2011年启动北山绿化工程,对小西沟及周边的废弃矿山进行生态修复,并引入社会资本参与造林绿化,鼓励发展旅游业。

“水井枯了,路压坏了,下雨时塌方、泥石流高发,大家根本不敢出门。”即使近20年过去了,提起当年的小西沟,村民陈永生仍然十分激动,“一方石头卖十几块钱,但因为经营不善,村里还欠了380万元外债。”

陈永生在小西沟开了一家特色小吃漏鱼儿店,每个月纯收入过万。他说:“我们世世代代挖资源,卖煤卖石头,日子苦,脸脏得让人看不起。现在卖沟里的景儿,竟然第一次知道了不缺零花钱是啥感觉。去年村里分红,还给每人发了一万块钱!”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暑假期间,山西省太原市一家画室组织学生到小西沟写生(8月13日摄)。 新华社发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赤痕:夜之仪式专区

另外,他还表示按地区划分的话,游戏在北美最成功。北美贡献的销量占到了总销量的一半还多。除北美之外的前三名则是日本、中国和英国。

好山好水就招人。生意人最眼尖,纷纷入驻。目前有173家商户通过了文旅小镇的“选商”考察,山西特色小吃来了,小游乐场也开起来了,还有书店、茶馆和各种非遗文创店。

它位于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的土石山里,在山上,一斧头下去就能削下来耐火石和砂石。村里一度采石场“遍地开花”,私挖乱采严重破坏了小西沟的生态。

摄影师安时光在这里开了一家特色民宿。他介绍说,文旅小镇免房租,按照一定比例和商户分成。这使他的开店成本大大缩小,因此能租到更大的店铺,他深埋已久的收藏家梦有了扎根之地。他在民宿一楼开辟了古玩藏品空间,7月下旬还举办了唐卡展,40余幅来自全国各地的唐卡被展示在这个晋北的小山沟里,上千人前来观展。即使定价在一晚500元以上,民宿也总是满房。

小西沟“火”了。今年6月18日试营业以来,小西沟的周末单日客流量达2万人,挤到不得不限流。太原市退休教师老刘周末专门带着一大家子到小西沟凑热闹,“这里空气好,城里人稀罕这儿的山清水秀,我逢人就推荐。”他说。

游戏目前在Steam商店的评价为特别好评,感兴趣的玩家不妨尝试一下。